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走他乡的闲情吧

————乐于自然,写于自然!

 
 
 

日志

 
 

无言乱语在病中  

2012-07-14 02:18:48|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有两个我?一下子想起了一部很老的电视剧《家有仙妻》,剧中有一段情节是讲,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有一个人牙痛的时候就动了一下她手上的手镯,另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帮她承受了相应的痛苦,苍天啊,到底那个手镯现在还存不存在,如果真的有,我明天就要去寻找了,真是难受啊。

早上起来刮胡子的时候还以为镜子变形了,怎么一夜之间我的脸变得这么大?

妈的,我最近一直都很淑女从来不说脏话,但是我现在真的受不了,看到这张脸变大的脸我立马就猛男了起来,我就要骂他娘了,老子早晚都按医家专家的要求,早晚刷牙,怎么还是洛个牙痛的症状?

真是悲哀,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决定一会下楼去买药。

到了药店,一位药店里的美女看我走近来就热情的跟我打呼:“你好,请问有咩可以帮做你?”我说牙痛,后来她叫我涨嘴,我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始A,O的跟她配合,最后她判定结果是:没什么要紧就是有点上火了,火气大,给我开了一点降火的药方。她对工作很负责边开药方还边叮嘱我注意饮食,不能吃辣和热气的东西,还有鸭肉,要多喝水。我当时都不在意,对于她的叮嘱我很放心,因为公司为我们准备的都是以青淡为主的工作餐。。。。。。

下午,回到公司,走近饭堂,天啊,今天竟然有豉油皇局鸭?我平时很少恨人的,但是今天我真的有点恨厨房的师傅了,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的神经?为什么会有豉油皇局鸭?为什么是今天?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我在公司最喜欢吃的菜式吗?看了许久,已经不是饥饿在作怪了,除了那鸭我对其他的菜式不屑一顾,我快失去知觉了,不行,我得需要鸭肉来证明我的存在了,于是,我把药店那位美女的话当成了空气。。。

开吃。。。他娘的,真是欲哭无泪啊,由于牙痛嘴都不能开大,哎,真是心酸,在外面真的什么都可以有,比如情人的什么都能人,但,就是不能有病。如果在家里要是发点高烧什么的老妈也会把我当成一个像是坐月子的女人一样让我慵懒的躺在床上,还会把坐好的饭菜端到床边。。。那时,我还会挑剔的吃着眼前的美食,之所以挑剔也是为了摆出病人的造型,如果我狼吞虎咽的话,那还能对得起“病人”的身份吗?姐姐也会把水果给我切好,还会放上牙签,拿给我吃,不像平时一样拿起水果就啃。。。。。。。但是在外面,连帮忙倒水的人都难找啊。。。。。。这就是家与外乡的区别。。。。。。

鸭肉已经吃了,所以感觉有点愧对药店美女的叮嘱,那就听她另一个叮嘱吧--多喝水,这事好办,没事我就去喝水,但是水喝多了,上洗手间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同事小梅是一个热心尝的人,这事我一定得跟她说清楚,要不然她一定会叫我下班的时候去看一下电线杆,因为上面一般都会贴有很多关于“尿频”“尿不尽。。。”之类的专家治疗方式,想想我的年龄不大,怎么能背上这样的罪名。。。。。。

想想我承受的这点疼痛,如果拿来跟那些不要脸的官员所给我们民众的痛苦那真的不值一题了。在一个以官员为老大的社会,权利不能完整得到监督的环境中,那些拿着公章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什么不敢做?

从浩浩荡荡地开着推土机来扒你家的房子,到把一个怀孕七月的妇女提前引产。。。。。。够了,这样的事件多得比我们中国的人口还多,不题谁都知道。很多人会问,这是为什么?我来回答吧,因为他们有权,有了权他们就什么都有了,除了人性。我只想问,到底这个权利是谁给的?小胡,是你给的吗?写到这里,我真怀念毛主席。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离开中国,难怪有那么多人选择移民,你听说过有哪个外国人移民到中国吗?一位朋友劝我,要学会看开这个社会,要不然很难生存。我说,我学不会,我学不会看开这种没有人性的事件,如果这个社会的人都能看开了,那我宁愿不生存了。。。。。。

 

牙痛得睡不着,无乱扯了这些,各位朋友晚安。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